此人说了一番什么大实话,令一再推辞称帝的​刘秀​马上答应称帝


1、刘秀早有称帝的心思

公元23年,邓禹听说刘秀被派去收复黄河以北地区,立刻驱马渡河,并在邺县追上了刘秀。于是,在这对历史上有名的明君贤臣之间,发生了一次有趣的对话。

刘秀见到邓禹很高兴,却又故意半开玩笑地问邓禹:“我有封拜官吏的特权,你远道而来,难道是想做官吗?”邓禹摇头,表示自己不愿做官。

刘秀又问:“既然不愿做官,你来我这里干什么?”邓禹说:“但愿明公威德加于四海,我得为明公效尺寸之力,垂功名于史册。”刘秀闻言大笑,留下邓禹同床“私聊”。

邓禹于是为刘秀分析天下大势,指出更始朝成不了气候,天下必将大乱。

他说:“更始虽都关西,今山东未安,赤眉、青犊之属,动以万数,三辅假号,往往群聚。更始既未有所挫,而不自听断,诸将皆庸人屈起,志在财币,争用威力,朝夕自快而已,非有忠良明智,深虑远图,欲尊主安民者也。四方分崩离析,形势可见。”

基于上述认识,邓禹因此建议刘秀,“延揽英雄,务悦民心,立高祖之业,救万民之命”,说:“以公而虑天下,不足定也。”邓禹这话,说白了就是建议刘秀学习汉高祖刘邦,自己夺天下当皇帝。

而听完邓禹的这个建议,刘秀的反应是“大悦”,令左右之人称邓禹为邓将军,并让邓禹住宿在帐中,共同商定策略计划。

由此可见,刘秀其实早有自己称帝的野心。

2、刘秀一再推辞称帝

刘秀早有称帝的野心,但他又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,不会轻易让人看出自己的心思。

在打败邯郸王郎之后,刘秀手下有个叫朱祜的护军就曾劝刘秀赶紧自己称帝,结果刘秀认为他说了不该说的话——实际上是认为时机未到——差点被治罪。

当时,朱祜对刘秀说:“长安(即更始朝)政令混乱,阁下有帝王的相貌,这是天命!”刘秀却说:“快让刺奸(专门负责军纪的将军)来逮捕护军!”朱祜于是不敢再开口。

之后,更始帝遣使立刘秀为萧王,并命令刘秀就地解散部队。

刘秀接到这一命令,十分郁闷,整天在邯郸赵王宫中睡大觉。耿弇闯入,要求回上谷征兵。刘秀说:“王郎已经消灭,黄河以北基本平定,还用兵干什么?”

耿弇回答说:“王郎虽破,天下兵革乃始耳。今使者从西方来,欲罢兵,不可听也。铜马、赤眉之属数十辈,辈数十百万人,所向无前,圣公不能办也,败必不久。”

耿弇这话的言下之意是,既然更始帝无法平定天下,那就我们来。刘秀闻言,马上从床上爬起来,曰:“卿失言,我斩卿!”

公元25年,冯异打败更始朝大将朱鲔,领兵绕洛阳城一圈,并向刘秀发送文书呈报战果。刘秀手下的将领们进帐祝贺,乘机请刘秀称帝。

将军马武首先说:“大王您虽然谦恭退让,但如今国家社稷所托非人!您应先即帝位,然后再讨论征讨的事。像现在名号未正,东闯西杀,到底谁是贼呢?”

刘秀作吃惊状,说:“将军怎么说出这种话?够杀头的罪了!”

其后,刘秀回到中山县,将领们再次请求他称帝,他再次拒绝。大军走到南平棘,将领们再次坚决恳请刘秀称帝,他仍然不答应。

3、耿纯的大实话

刘秀一再推辞称帝,诸将都有些失望。这时候,耿纯站出来说:

“天下士大夫,捐亲戚,弃土壤,从大王于矢石之间者,其计固望攀龙鳞,附凤翼,以成其所志耳。今大王留时逆众,不正号位,纯恐士大夫望绝计穷,则有去归之思,无为久自苦也。大众一散,难可复合。”

耿纯这话的大概意思是:天下士大夫之所以抛妻弃子,背井离乡,在枪林弹雨中跟随刘秀,想要的是攀龙附凤,成就功名。如今刘秀却违背众意,一再推辞称帝,士大夫们的个人愿望无法达到,必将失望离去。众人一散,就很难再聚合到一处了。

耿纯这番话,说得十分恳切,也是大实话。将士们追随刘秀出生入死,所为何来?还不是为了攀龙附凤,为了功名利禄?而如果刘秀不称帝,绝了大家的希望,那大家就只好散伙回高老庄了。

听完耿纯这番推心置腹的肺腑之言,刘秀十分感谢,马上表示将考虑称帝的问题。来到鄗县,刘秀召冯异问四方动静。冯异说:“更始必败,宗庙之忧在于大王,宜从众议!”

此时,刚好又有儒生强华奉上《赤伏符》,说:“刘秀发兵捕不道,四夷云集龙斗野,四七之际火为主。”群臣据此重新再请,刘秀终于答应了。

公元二十五年六月,己未,刘秀在鄗县正式称帝,定年号光武,大赦天下。

close
close